当前位置:杭州龙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情感丝袜腿模的边缘诱惑
丝袜腿模的边缘诱惑
2022-09-29

她叫刘梅,曾是一家会所的丝袜腿模。与其他腿模不同的是,在那鱼龙混杂的地方,她硬是守住了自己的底线,最终全身而退,她是怎么做的呢?

进入会所当腿模 2015年春,大四下学期。每个同学都在为就业奔波,我也一样。一天,我从网上看到一条招聘信息:丝袜腿模。我有一双修长而标准的腿,也曾应聘过腿模的工作,可因我右小腿上有一巴掌大的胎记,最终没有成功。我最大的希望,就是能够挣到钱,然后把胎记去掉,成为一名真正的腿模。所以,我动了心。

面试很顺利,我成为了该“丝袜减压会所”的腿模之一。而所谓的“丝袜减压”,就是让腿模穿上各色各样的丝袜走T台,让那些有恋袜情结的,或是压力较大的客人能够在这些形形色色的丝袜面前,放下压力和不快。

不受诱惑守底线 在会所里,腿模也分等级的,只有到一定级别的腿模才有资格走T台。因此,最开始我们就是服务员。每到周末,会所会举行一次走台活动。工作一个多月,我还没一次走台机会。终于,在我请了比我先进来的女孩子娟秀吃了顿大餐后,她才给我传授经验。原来,腿模只是障眼法,很多腿模,其实都是和客人有暖昧关系的,而只有让更多的客人满意,走台的机会才越大。

我听了倒吸一口凉气。原来,腿模只是会所为客人提供“女色”消费而已!我也终于明白,之所以迟迟不能走台,完全是我自己放不开。转眼两个月过去,同来的腿模几乎都走过台,只有我,一次没有。说实话,我也羡慕那些能上T台的女孩们,可我无法说服自己,放低自己的底线。为此,会所主管还郑重跟我谈过,要我放开一点。她说得委婉,我也听得懂。因为前一天,有个客户借口看我丝袜的料子,摸我的大腿,开始强忍着恶心,最后我还是按响衣兜里的手机音乐,借着接听“电话”,逃出了房间。这种伎俩我试了好多次,都在紧要关头顺利脱身。

保住清白全身而退 因一次偶然的机会,我结识了会所的老板,不知是不是我坚守底线的决心让他觉得特别,我在会所工作三个月后,竟破天荒地被通知可以走T台了。而更让我震撼的是,一天晚上,我正准备走上T台,不想台下一个男人突然拉住我,并提出不正当要求。在被我拒绝后,客人竟还不死心,继续拉扯着我。就这样时,老板突然冲了出来,对着那男人就是一拳。与此同时,他竟然还说我是他女朋友。随后,他们纠缠在一起。最终,两个人都挂了彩。

事后,我很感激他,但我与公司的合同到期后,我还是不顾他的挽留,毅然决然地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