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杭州龙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生活诺贝尔预测火爆评选靠套?世界动物大百科全书
诺贝尔预测火爆评选靠套?世界动物大百科全书
2022-11-17

同样让诺贝尔评委会难堪的,还有1948年的获发明——剧毒有机氯杀虫剂DDT。随着DDT的广泛使用,它带给地球的不是而是灾难。它不仅了大量的鸟类、昆虫,对造成了严重污染,还会积蓄在植物和动物的组织里,甚至进入到人和动物的生殖细胞中,或者改变遗传物质DNA。几十年来,整个人类为这种剧毒杀虫剂付出了巨大代价。直到1997年,评委会公开表示,为将1948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授予DDT的发明者而感到羞愧。

在一项以国际著名综合学科期刊Nature和Science发表于2007—2011年的论文数据为基础,论文在发表后三年内平均被引频次与学科交叉度关系的研究中,科学家发现,尽管两者间并非正相关,且不同学科领域之间存在差异,但在绝大多数学科中,当有4~6个学科相互交叉的研究,其引文影响是最大的。

无心插柳or有心栽花

施郁早在去年对诺的预测中,就提出了一个关于物理学颁的周期性规律。他在整理了以来物理学获研究领域的情况后发现,从2001年到2008年,正好是完美的两个“周期”。在每个周期里,会严格按照原子与光物理、物理、凝聚态物理、粒子物理这样的顺序进行。也就是说这4个领域中,各个领域每四年得一次。当然,他也强调,这个周期性规律不是绝对的,但起码相邻两年的获领域是不一样的。

引文桂冠or周期性规律

人们之所以对汤森透有着某种程度上的信任,是因为它是根据来自其引文数据库的数据进行定量分析,以确定诺颁发的学科领域中最具影响力的科研人员。在过去的14年中,每年发布的引文桂冠已成功预测了39位诺贝尔得主,其中9人当年获,16人在两年内获。

其他九条不一定有用,但绝对有趣,而且具有一定的借鉴作用。比如合作求小而精,不求大而全;到一个曾经获得过诺者的实验室工作;在一个将会获得诺的实验室工作;不要套近乎或者公关;还有就是,学生物。

“事实上,罗伯茨的忠告还告诉我们,不要太过在乎诺的原因还在于,它不代表一项科学最终极的价值。”张田勘坦言,有很多诺级的并没获,但丝毫不能它们对人类和自然的贡献。

很有代表性的例子就是2010年“试管婴儿”技术的获。获人英国生理学家罗伯特·爱德华兹早在上世纪50年代就开始体外受精研究,从第一个试管婴儿诞生到获得诺,就有近30年时间,其间有400多万试管婴儿得以降生。最终,他能战胜长期的激烈的伦理争议以及一些负面社会影响,是因为时间。时间让他的获变得实至名归。

值得一提的是,有两位华人科学家——麻省理工学院的张锋和中文大学的卢煜明入选了化学领域的获名单。张锋在老鼠和人类细胞中应用了CRISPR-cas9基因编辑技术;卢煜明在孕妇血浆中检测到胎儿游离DNA,取得无创产前检测的创造性,9月19日他还刚刚获得2016年未来科学大生命科学。

施郁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关注和感受诺,更重要的是在诺所的文化和价值观下学习怎样做科研。“对更多国内的科研人员,尤其是那些立志成为科学家的学生而言,了解一段科学史、一个科学人物,学习一个伟大的科学发现是如何产生的,比仅仅知道这个发现本身更重要。像诺得主那样做科研,比计划一个诺更重要。”

尤其是进入新世纪后获的磁共振成像技术是物理学与生物医学的结缘,被视为物理学反串或拓宽了医学;对细胞膜通道的发现,这实质上是化学与生物医学的结合,也即生物化学的内容;在超导体和超流体理论上作出的开创性贡献,也与生物医学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目前,超导体材料已被广泛应用于核磁共振成像和粒子加速器等领域……

许培扬认为,刚刚夺得了今年拉斯克医学的关于细胞对氧气的机制的发现有理由拿理学或医学。这不仅仅因为拉斯克基础医学可以被看成诺贝尔的风向标,孙学军更直言,上世纪90年代这种让人们对生命现象,尤其是对生物感受氧的机制的知识,属于“世纪贡献”,夺得诺应该只是时间问题。

但质疑它的人的依据是,截至去年,汤森透总共颁出的“引文桂冠”有近260个,如果以准确率计算,预测结果显然是不成熟的。

而绝大多数情况下,诺颁的滞后性在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编审、科学作者张田勘看来,恰恰是诺文化中最鲜明的、最一以贯之的特征之一——科学文化。“它所选择和表彰的科学一定代表着人类科学技术和知识发现的结晶,是被实践长期检验过的真理,因而最大程度地体现了真实与客观。”

不过,这不妨碍它继续这项有意思的工作。今年的引文桂冠得主中最引人关注的是与引力波探测以及与促进癌症免疫治疗发展相关的发现和研究。

除了机构预测,不少科学家也积极参与,通过这种兼具科学性和娱乐性的“活动”,让科学变得有趣且更具亲和力。最近,在科学网博主中,中国医学科学院医学信息研究所研究员许培扬、第二军医大学教授孙学军和复旦大学物理系教授施郁分别就生理学或医学以及物理学作了预测。不过,他们的预测结果显然与引文桂冠的获名单有较大差异。

1993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得主、英国科学家理查德·罗伯茨在2015年公开发表了一篇颇有意思的文章,他总结了想要获得诺贝尔的10个重要“忠告”。

单一学科or交叉学科

一年一度的全球科学盛宴——诺贝尔揭晓仪式即将在10月初陆续进行。美国时间9月21日上午,专业信息服务提供商汤森透旗下的知识产权与科技事业部也发布了最新的“引文桂冠”名单,以预测在今年或不久的将来可能获得诺贝尔(以下简称诺)的科学家。这是诺开前一项颇为有趣的活动,也成为科学圈这段时间内的一个热点话题。那么,预测诺,其依据是什么?其中又有着怎样的规律可循?

在1949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授予了葡萄牙医生莫尼茨,评委会认为他用手术切除部分大脑额叶白质的方式是对治疗病的特殊贡献。但而后的疗效表明,这种方法对很多患者是一种严重的,他们不是成为植物人就是变得像幽灵一般。

“因此,尽管现在的诺贝尔关注民生和实用,希望尽快得到检验,但它也比任何时候都坚定地长期对全人类甚至扩展到地球生态有利的最高准则,而避免那些现阶段有争议的和发明。”张田勘对《中国科学报》记者说。

不过,也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与新近的研究应用相关的基础理论的发现或者创立。比如,2007年,日本京都大学物质—细胞统合系统据点iPS细胞研究中心长山中伸弥与英国发育生物学家约翰·戈登在细胞核重新编程的机制研究领域作出了重大突破,仅时隔5年就获得了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

当然,诺所体现的科学文化也并非一成不变,而是随着现实和历史的变化而改变的。张田勘介绍,在诺颁发的100多年历史中,20世纪上半叶与下半叶,尤其是与21世纪的近几年相比,学科交叉发展明显而稳定。“过去诺的选择一般都局限于一个学科的发现,往往是各个学科之间的单打独斗,这反映了科学发展之初的一种现实,在不毛之地,只要稍用一点功夫和多洒一些汗水,就可能创造,获得发现和发明。”

但今天的诺显然不同以往,它的选择很多都放在了多学科结合所产生的上。统计显示,百年来,有40%以上获者的研究领域属于交叉科学。

“这对国内科研文化的构建有着非常重要的。”张田勘说,国内传统的科研氛围常常表现为一种各自为战的状态,而不是一个动态的、合作的系统。事实上,学科交叉、学术交流和团结合作是获得创新性的关键,这就要求国内的科学机构能够建立起团队合作文化氛围的新机制。

无论许培扬还是施郁,在他们看来,当年或者近年来大热的研究领域尽管受学界的关注程度很高,但是很快获得诺的可能性相对较小,比如引力波探测、癌症免疫治疗、基因编辑技术。

因为2015年屠呦呦的得,国内的诺情结宣泄达到了,我们似乎比任何时候都急切地盼望国内科学界能再创历史。不过,大多数科学家还是表现出了一种应有的。

“无心插柳”是获得诺的首要,也是最重要的,罗伯茨不惜强调了三遍。“不要期望,想都不要想自己会获得诺贝尔。如果你能够做自己能力范围内最好的科研、提出好的问题、努力解答、寻求那些奇怪的结果,说不定就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总之,预测本身即代表着一种关注,无论这些预测是否准确,通过这样的活动吸引更多人参与到了解科学和科学内容上来,甚至可能给一些科研人员和管理机构在选择科研项目上积极的,都是一件有意义的事。

今年,仍基于四大领域轮流转的规律,施郁一开始认为物理学将授予电子激光的发明。但由于这一主要贡献人在今年去世,所以他又聚焦在很长时间没有获的基础凝聚态物理领域。因此,他推测,评委员会关注的首要候选人应该是拓扑绝缘体的开创者。

“对诺贝尔的预测,在一定的时间尺度范围内是可以做到的,但如果精确到某一年的确很困难。不同研究领域之间难以衡量高下,可以确定的只是领域内的突出贡献和顶尖人物未来有得的可能性。”施郁说。

如果不这么做,究竟会带来哪些后果?回顾诺百年来的历史,有一些失误是评委会永远不会忘记的。

新近热门or时间检验

“诺贝尔的获必定是国际科学界的,经过长期实践检验的。”许培扬向《中国科学报》记者介绍,这也是为什么当年的引文桂冠获者夺得同年诺贝尔几率不高的原因。